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
你所在的位置:汇视网 > 报道 >文化

上班第一天老板非礼我,我愤怒辞职,他却说:你爸把你卖给我了

发布时间:2018-03-12 17:10  来源:营口热线   编辑:夏冰

传说每逢农历七月初一,阎王爷都会大开鬼门关,给那些鬼魂放半个月假,准许他们回家探亲,收取布施。

到了七月十五,这些鬼魂就都得乖乖回到地府,要么继续工作,要么继续服刑。有那些不愿意回来的,就会由牛头马面去捉拿。这一天,就叫盂兰盆节。

要说起来,“盂兰”二字本不是我中土的语言,而是跟着印度的某部佛经一起流传到我邦的,很可能就是当年唐僧取回来的某一部。

这俩字原本的意思是“倒悬”“解救”,有个传说叫“目莲救母,孝感动天”就和这盂兰都莫大关系。

很多地方都流行在这一天放河灯,因为古老相传河道皆与黄泉相连,河灯能指引亲人返回地府,不至于迷路。

而且,还有另外一种说法,就在盂兰盆节当天,那些鬼魂也会把阳世间所有的债目统统算清,不管旁人欠他们的是钱还是命,都会被一并收走。所以七月十五,也是冤魂索命的日子。

今天这故事,就和盂兰盆节有莫大关系。

1

七月十五盂兰盆会,天上的月亮惨白惨白的,把地上的人都照得跟鬼一样,看不出一丝生气。高老大走在河岸上,旁边跟着他的闺女小静。

俩人就这么一直朝前走,能看见有人放河灯,有人在烧纸钱,有人哭天抢地,有人哈哈大笑。忽然,小静指着远处一座高山说:“爹,那山上有神仙,你不拜拜吗?”

高老大抬头一看,果然那山头上白光大盛,光里仿佛有个活物,看不出是人是兽。这高老大也不知怎么的,就真的跪在地上砰砰磕头,磕得额头流血,磕得眼珠子都掉到了地上。

可说来奇怪,他能看见自己的眼珠子掉到地上,也能看见这对眼珠子正在看着他。这时候,小静又说:“爹,我也想放河灯。”

高老大点点头,也不知道从哪就真的拿出来一盏方形的白色河灯递给闺女。可是这小静接过河灯,点着灯芯,火光就把这白纸映得通红通红,跟血染的似的。

小静把这灯往河里一推,腾地一下,这火苗蹿起来得有一丈多高,眼瞅着就要把这河灯烧成了灰。哪料到,小静又说:“爹,把河灯捡回来吧。”

高老大居然鬼使神差地,当真淌进水里,双手捧起河灯,就这一下子,那火歘地在他身上烧了起来,连同四周围的河灯都跟着烧了起来,河面瞬间成了火海。

他想求救,可这时才发现河岸上的人早都走光了,只剩下他的闺女小静在那低头看着他。高老大拼了命想往河岸上游,可那些火团就好像一堆堆攒动着的人脑袋,把他挤在中间,他根本动不了分毫。

荒唐的是,他真的把火光看成了人脑袋,这些人他都还认识。噗地一下,一团火钻进他心里,他就觉着自己这一身皮肉正在被烧干,他能看见血肉鲜活的自己被烧成一具干尸,他分明能感觉到钻心入肺五脏俱焚的疼,可偏偏就是死不了。

就在这时候,他也不知道从哪生出来的力气,拼命在火堆里转了个身,只听扑通一声,他就掉在了地上。

“娘的,又是这个梦。”高老大边擦着冷汗边说,看他这煞白的脸色,显然是吓了个够呛。

他已经不是第一回做这个梦了,而且这梦越做越真,越做越完整。起先他只能零零碎碎看见些片段,这时候他已经能很完整地看见自己的死法。

“不行,再这么下去,我迟早得让自己吓死。明天我得去问问孙姥姥,这到底是咋回事。”

2

那么说这孙姥姥是谁呢?有个词您一定听过,叫“三姑六婆”,指的是道姑、尼姑、卦姑,牙婆、稳婆、药婆、媒婆、虔婆、师婆。

这些行当论起来都属下九流,有些人是单干一行,也有的人能身兼数职。这位孙姥姥就是当地最有名的牙婆和虔婆,说得直白些,她就是个会请仙的人贩子。

有道是“车船店脚牙,无罪也该杀”,牙行就是靠倒卖人口抽佣金,按说这名声都不会太好,可这孙姥姥是个例外。

有那些个走投无路卖儿卖女的人,要是把姑娘托付给她,这孙姥姥准能给寻着户好人家,不让孩子受苦。当地人不叫她婆子,而是尊称一声姥姥,就是这个原因。

且说这高老大做了那个噩梦,一宿都没再睡,天刚亮就去敲孙姥姥的门。进得屋来刚刚坐定,没等人家问,他就直接来了一句:“我那闺女找我报仇来了。”

孙姥姥一听就乐了:“你说的是哪个闺女啊?”

她为啥这么问呢?因为这高老大也是个人贩子,而且他还有两宗本事,一是总能找着漂亮牙子,凡是他倒卖的姑娘,个顶个貌美如花。

二一宗,就是他最会调理人。若是有人纳妾,他能把这姑娘训得比婊子还婊子,若是人家要丫鬟,他就能让这姑娘出得厅堂,入得厨房。

也是如此,他的生意始终很好,也从来没有事主找他算过后账。只是他从来只关心价码,至于买家的人品如何他从来不问,也常听说许多经他手的姑娘,最后都惨死在买家手里。

这孙姥姥也常劝他,说他这么干是损阴德,迟早会有报应。今个听说有闺女找他寻仇,孙姥姥就已经猜到大半,毕竟活人报仇他该去找保镖,只有死人报仇才会来找她这位虔婆。

俩人又聊了半晌,高老大把这几晚做的怪梦都说了一遍。孙姥姥点点头,道:“你这事着实的有些蹊跷,若是鬼魂索命根本不会托梦,你也压根活不到今天。”

高老大听她说话也觉着心里发寒,赶忙从怀里掏出几个银元宝放到桌上,“孙姥姥,虽说同行是冤家,但我可从来没抢过您生意,所以您无论如何得帮我一把。”

孙姥姥也不往那元宝上瞧,只自顾自地点了一袋旱烟,嘬了两口,吐出一个冰盘大小的烟圈,这才说道:“也罢,我就请一回狐大仙,替你问个明白。”

3

您道这请仙又是怎么一说呢?道门流传:“狐黄白柳灰,五方显家神”,指的是狐狸、黄鼠狼、刺猬、长虫、耗子这物种家神。

有人说它们都是妖精,咋能成仙呢?古老相传,这狐狸修炼五十年能变老妇,修炼一百年能变美女,修炼一千年则可通天。聊斋里有一篇叫《辛十四娘》,这女子本来就是个狐狸精,最后也位列仙籍了。

今天孙姥姥请的,就是这五仙中的第一仙:狐大仙。

在她家正厅有一个专门供奉狐仙的神龛,这孙姥姥先是给大仙上了三炷香,又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礼,才恭恭敬敬地从神龛下边取出一个金箔包角的紫檀木盒。都说这紫檀无大件,但她这盒子足有两尺见方,端端是件珍品。

孙姥姥先是在屋里摆起一张条案,上面放上白纸红笔,这才打开了那木盒。高老大伸脖一看,里面原来是一张极其完整的黑狐狸皮。

孙婆婆就将这狐狸皮横披在身上,左手握着狐狸尾,右手握住狐狸爪,狐狸的头正好搭在她肩上。高老大知道请仙非比寻常,不等主家开口便跪在条案之前,双手叠放在膝盖上。

只见这孙姥姥披上这狐狸皮,就好像被个狐狸精上身似的,在屋里又舞又跳,高老大仿佛都能从这五十多岁的丑妇身上看出少女之态。

恍惚惚地,他又觉着孙姥姥的身子越来越淡,好像凭空消失一样,屋子里只剩下那条黑狐在凌空翻舞。只听咻的一声,也不知从哪刮进来一阵风,孙姥姥的动作戛然而止,右手径直抓向条案上的毛笔。

仔细一看,这哪是她的手,分明是那无肉无骨的狐狸爪叼着那支笔,在纸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字。字写完了,毛笔啪嗒一声就掉在了地上,孙姥姥也跟着睁开眼睛,低头一看,那白纸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“狐”字。

孙姥姥收起狐狸皮,自斟自饮了一杯清茶,这才说道:“找你麻烦的不是鬼魂,而是只狐狸。我想知道,你什么时候招惹过一只狐狸?”

高老大的眉头当时拧成个“川”,搜肠刮肚,猛地一拍脑门,“我想起来了。”

4

这事要说来,过去了也三年多了。而且这狐狸也不是他招惹的,而是他闺女小静招惹的。

说起来,这小静也是个苦命的丫头。她爹娘也是厉害,结婚三年生了两对双胞胎,一对兄弟一对姐妹。她排行老大,是大姐。本来她的家境还算不错,算不上小康,可温饱没问题。

结果有一年,她爹去给人帮工上梁,上头那人手上一个不稳,那一尺见方的主梁直接就砸在她爹脑袋上,当时就一命呜呼了。

顶梁柱倒了,她那娘也是个没主意的,当时就想着寻死。最后是这小静自己先开口,愿意卖身到哪个大户人家当丫鬟,她那娘尽管不舍,也还是答应了。

后来这一家人就找着了高老大,他当时出的价也真不低,小静她娘都有心把二女儿一块卖了,可是高老大只要这一个,说小静身上有一股子灵气,好调理。

这高老大管买了的丫头都叫闺女,男孩都叫儿子,而自从跟了这干爹,小静虽说吃了不少苦,可也能吃上一顿饱饭。有一回她在河边洗衣服,就看见不远处趴着一只白狐狸,好像是受了伤。

小静走近一看,没发现这狐狸身上有伤口,寻思它是不是饿着了,就从怀里拿出一个手帕包着的馒头,说:“这是我偷偷藏着的,给你吃吧。”可那狐狸也不张嘴,一双大眼睛就那么盯着她,好像会说话似的。

小静也觉着奇怪,就问:“你这么有灵气,是不是狐仙啊?”又把那馒头往它嘴边递了递,可那狐狸还是不张嘴,就那么看着她。

小静噗嗤一乐:“我咋这么笨,你是狐狸,是吃肉的呀。”就挽起衣袖,露出一截小臂,“咱俩的命都苦,但我好歹还有口饭吃。这样吧,我让你咬我一口,也不枉咱俩能在这遇着。”

那狐狸瞧了瞧这白玉似的手臂,又瞧了瞧这小姑娘,低头在她手背上舔了几下,就从她怀里跳了出去,可也没有走太远。等小静洗完了衣服要回家,这白狐狸就一路跟着她。

回到家来,高老大就问小静这狐狸是咋来的,小静把刚才的事一说,高老大也没多说啥,就让她养着。

这小静卖给高老大那年是十二,如今却已经十四岁了。虽说就这么两年光景,可她却出落得那叫一个眉黛春山,秋水剪瞳,玲珑有致是如花似玉。

高老大原本打算是这几天就找人家把她卖了,可瞅着这闺女越长越漂亮,自己就动了邪心。这天晚上,他在小静的饭里下了点迷药,等这丫头昏昏睡去,他正要趁机下手,哪知这白狐狸竟横在了他和小静中间。

要说这狐狸算上尾巴也不过三尺多长,可这一横就跟匹狼一样,一条大尾巴不停摇摆,呼呼带风。高老大竟也不敢再轻举妄动,骂了一句:“真他娘邪性。”就转身走了。

过了没几天,高老大就将小静卖给了邻村的王大户。说起这王大户,在附近一带也是颇有恶名。他家里的丫鬟不少买,可从来都是活着进,死着出,活过三年的都少。

高老大当时想的就是:“老子睡不到你,就找个人祸害死你。”

5

直听完高老大讲完这一篇话,孙姥姥才点点头,道:“你闺女是积了大德,你可是做了大孽呀。”

高老大忙问:“这话从何说起?”

孙婆婆又点了一袋烟,说:“要是我没猜错,那狐狸修行的年头只怕不短,马上就要成仙,它等的就是有人帮着渡过口劫。”

要说啥叫“口劫”,举个例子,蛇修炼千年成蛟,蛟修炼千年成龙。等到化龙的那一天,这家伙就会直冲九霄,漫天翻飞。

这时候如果你瞧见它,说了一句“这是龙”,它就能立马生出鳞角,飞升成龙。可如果这时候你说了句“这是蛇”,那它马上就会被雷部正神打回人间,再修炼一千年。

那白狐就在这关口遇着了小静,也多亏了小静那一句话,这狐狸才能成仙。

孙姥姥说:“这狐仙得了小静的恩情,是必定要报。你现在马上去到王大户家,看看小静如何。若她还活着,无论多少金银,接回来好生善待。若是已经死了,好死倒也罢了,若是横死,只怕你在劫难逃。”

高老大哪敢迟疑,立刻起程去了邻村。可到了王大户家门前才发现,这曾经富丽堂皇宅子,如今已成了一片荒宅。要说他也算乐观,心想:“这定是王大户落魄了,那他府里的丫鬟必定都被遣散了去,小静没准还活着。”

他正想着呢,就听见旁边有人说:“你找人啊?里面没人啦,都死啦。”

相关搜索热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