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
你所在的位置:汇视网 > 报道 >互联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发布时间:2017-09-08 17:14  来源:汇视网   编辑:张璠

一穿上军装的时候就想哭,就像回到了那个纯真年代

由冯小刚导演、严歌苓编剧,改编自严歌苓代表作品的《芳华》还有 22 天就要登陆院线了。

在军队文工团度过了青春芳华的冯导,对这部电影自然倾尽了全部心血。而《芳华》主要由女性角色构成,甄选、培训演演员也就成了本片的重中之重。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《芳华》剧照

《芳华》电影讲述了上世纪 70 年代发生在军队文工团的故事,除了男主黄轩之外,女性角色都是冯小刚发掘的有舞蹈功底的新人,尤其是戏份最重的的苗苗(饰演何小萍)和钟楚曦(饰演萧穗子)。

同为 " 舞蹈女孩 " 的她们,虽然成长经历与自己的角色已相隔 40 年,但作为现代人的理解,却总能为经典加入全新的光彩。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苗苗

出身于总政歌舞团的苗苗28 岁,在这个其他女孩儿刚开始奋斗事业的年纪,跳了一辈子舞的她,却在 25 岁时就已" 因伤退休 "。

苗苗童年时,跟所有苦练舞蹈的女孩一样,根本不喜欢跳舞。练舞太苦了,苗苗的母亲当然自有打算,她希望女儿将来 " 气质好,最好能考上舞蹈学校,去北京 "。

因为天分和苦练,苗苗 9 岁时就考到了北京的舞蹈学校,后来一路跳进了北京舞蹈学院、解放军总政歌舞团。

三年前,身为舞蹈演员的苗苗遭遇了一次严重伤病," 医生说我的膝盖已经和六七十岁的人一样,长久跳下去肯定不行了 "。

跳了二十年舞,苗苗看到了舞蹈生涯的尽头。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此时演戏似乎是最好的出路,而《芳华》便是上帝给她开的窗。

《芳华》里的何小萍在原著里叫何小曼,她是个出身低微、寄人篱下的姑娘,军队里的同龄人只知道她不合群、" 冷漠呆板 ",却不知道她经历了怎样的战火、和谨小慎微的童年。

在苗苗看来,何小萍是一个在命运的折磨下变得坚忍的人。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" 她挺执着、挺‘硌’的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也不懂得去迎合别人。爱就是爱,一辈子,她认定好的就一定会坚持到底。别人欺负她,她也不会直接发生冲突,她就忍着,就你们说吧,我就这样。"

在苗苗看来,自己和何小萍都在封闭环境下长大,且都有过被同辈孤立和排挤的遭遇。不管背后的经历如何迥异,这都是每一个不合群的小孩年少时的必经之路。

就像她咬牙扛过了 " 哭着跳舞 " 的青春期,在经历了演艺圈的初步洗礼后,肢体和眼神依旧写满了过去经历所培养出的敏感和局促。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苗苗没有问过冯小刚,在那么多面试的女孩中为什么会选择自己来扮演女主角何小萍。也许是出于何小萍一样的 " 逆来顺受 ",也许是出于倔强,她给了一个泛泛的回答 :

" 我和这个角色有共同点,她和我的经历很像。"

显然,她们的共同点被冯小刚读了出来。

《芳华》的演员甄选堪称一场 " 艺考 " ——舞蹈、演唱、独白,一轮轮的基本功筛选后,留下来的几个女孩进入历时数月的集体培训,而直到开机前,角色归属才最终定夺。

" 小时候他们问我梦想,我就说想成为杨丽萍那样的舞蹈家,但它已经离我很遥远了。"

就像《芳华》里的何小萍,她们小时候都曾偷偷有过的那些高远梦想,又有谁能经得起现实的残酷呢?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苗苗和钟楚曦(右)

而到了钟楚曦这里,画风却突然一转,关键词变成了 " 叛逆 "。

文工团美人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钟楚曦饰演的萧穗子

钟楚曦演的就是这个穗子。她长着一张时髦的脸,似乎与文工团的故事年代画风错位。对于这个问题,她的反应也很凌厉:

" 谁说那个年代就没有我这个长相的嘛 "。

这个回答很" 飒 ",或者说钟楚曦整个人都很 " 飒 ",举手投足带着一种不服输 " 青春任性 "。

她从三岁半开始学跳舞,理由是 " 想上台穿漂亮衣服 ";在艺校三天两头翻墙逃课," 也不是为了干嘛,就是想往外飞 ";考大学的时候考上戏的舞蹈系," 其实就是想当演员 "。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就连在参加《芳华》的演员甄选时,她的状态也不同寻常。她去面试之前连需要考核才艺都不知道,以为只是聊聊,大喇喇地就空手去了。

" 吓死我了,我都已经六年没跳舞了。但没办法,凭着肢体记忆乱跳了一段。他们又让我独白,我已经离开学校好几年了,都想不起来,就说了一段《日出》里的陈白露。面试以后自己很不满意,回到车上就哭了。"

也许正是这种青春的任性,让钟楚曦最终成为了穗子,甚至在开机后的某次拍摄中," 穗子 " 还赋予了她一个与其他女演员隔开的高光时刻。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钟楚曦非常得意地回忆起了那场戏。那是一场剧本中没有的高台跳水戏。" 泳池有个台子,很多男生去跳。导演觉得我胆大,就让我上去试试 "。

众人一起哄,钟楚曦就上去了。跳台很高,即使胆大如她,也吓到蹲在地上抱着腿发抖。" 但所有人都在等我,现场那么多双眼睛,不跳也得跳 "。

终于,她不管不顾的跳了,这惊鸿一跳被剪进了《芳华》的预告片,给影片的青春气息增添了一个亮眼的爆发点。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红毯上的军装

舞蹈演员的感受力尤其敏锐,钟楚曦更是尤其敏感。采访前一晚,钟楚曦刚刚与《芳华》剧组一起穿军装走了一次红毯。

谈起这一幕,她竟然哭了起来。

" 一穿上军装的时候就想哭,就觉得特别难忘,就像回到了那个纯真年代,很激动,很怀念。我拍完了以后对军装有一种情愫,穿上以后觉得我又可以再做一次小穗子,感觉特别好。"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
十几岁时在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,钟楚曦看得泪流满面;奥运会时,看到中国队夺冠,对着五星红旗瞬间哭崩;读书的时候,军训踢个正步也会满心激动。

红色情结也好," 敏感 " 或者情绪化也好,这样的钟楚曦与我们之前以为的 " 叛逆 "、" 潇洒 " 人设——也就是北京人说的 " 飒 " ——有些微妙的落差。

" 叛逆不是说没有爱,只是不想被束缚,比如管教,学校的教条。比如不准谈恋爱,我可能在老长辈心中不该谈恋爱的年纪就谈了。但这不是坏孩子,只是任性,年少嘛。"

《芳华》两位女主:练舞二十载,如今我想演戏
相关搜索热词: